图片展示
联系jj棋牌
河南彩印厂
地址: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99号
电话:0371-69103955
手机:13838378377
邮箱:2844036208@qq.com
Q  Q:281891668 2844036208
  当前位置:首页 >> 印刷资讯 >> 详细信息
“老干妈”带动了包装印刷等百万人就业
来源: 发布日期:2017-02-23 点击次数:1803
  目前,贵州有大小辣椒调味品企业130多家,由此形成了一个良性产业链,不仅带动了农户种植辣椒、油菜籽等农作物的积极性和种植面,还带动了农业种植、包装印刷等相关产业的发展,解决了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。
  近日,已经一年未在媒体露面的“老干妈”创始人陶华碧再次进入公众视线,媒体曝光了她已在2014年悄然退出了对公司的持股,不再持有南明老干妈任何股份。一时之间,网上热议纷纷,让“老干妈”这一日均销量两百多万瓶的农特产品窜红了互联网端。
说起“老干妈”牌辣酱,中国人可谓无人不知。因独特的风味,“老干妈”成为了国人家常饮食中常用的调味酱料。其创始人—现年70岁的陶华碧,更是被奉为商界楷模。
  生产“老干妈”的公司,是位于贵州省贵阳的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。这家企业由陶华碧在上世纪90年代注册成立。《贵州日报》2月9日刊登的报道称,老干妈2016年度销售额已突破45亿元,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,近3年缴税20.62亿元,20年来纳税额增长了150倍。
  她不识字,没有任何财务知识,但她也喜欢钻研,记忆力惊人,不畏艰难,执著于想做的事,对现金近乎偏执的重视,绝不涉足自己不熟悉的行业,每一次迈出扩张的脚步都慎之又慎。2012年,她以36亿身家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。
  老干妈公司的不断壮大,也促进了贵州省辣椒加工业的发展。目前,贵州有大小辣椒调味品企业130多家,由此形成了一个良性产业链,不仅带动了农户种植辣椒、油菜籽等农作物的积极性和种植面,还带动了农业种植、包装印刷等相关产业的发展,解决了大量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。
  老干妈的艰辛创业之路,堪称一段传奇
  陶华碧出生在贵州省湄潭县一个偏僻的山村。由于家里贫穷,陶华碧从小到大没读过一天书,至今她能认识的三个字就是她的名字。20岁那年,陶华碧嫁给了贵州206地质队的一名地质普查员,但没过几年,丈夫就病逝了。丈夫病重期间,陶华碧曾到南方打工,她吃不惯也吃不起外面的饭菜,就从家里带了很多辣椒做成辣椒酱拌饭吃。经过不断调配,她做出一种很好吃的辣椒酱,这就是现在“老干妈”仍在使用的配方。
  丈夫去世后,没有收入的陶华碧为了维持生计,开始晚上做米豆腐(贵阳最常见的一种廉价凉粉),白天用背篼背到龙洞堡的几所学校里卖,生活异常艰辛。1989年,陶华碧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贵阳公干院的大门外侧,开了个专卖凉粉和冷面的“实惠饭店”,她发现大家非常喜欢他做的辣椒酱。于是专门做这个产品卖,结果辣椒酱供不应求。
  1996年8月,在地方干部的游说下,陶华碧借用南明区云关村村委会的两间房子,办起了辣椒酱加工厂,牌子就叫“老干妈”。1997年8月,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,工人增加到200多人。后来,从部队转业到206地质队汽车队工作的长子李贵山主动辞职来帮母亲,成为“老干妈”的第一任总经理。
  此后,“老干妈”一路高歌猛进,直至成长为年产值45亿元的巨无霸企业。
“干妈式”管理与公司组织架构特色
  陶华碧大字不识几个,中年丧夫,却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,固然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年的成功分不开的,但与她的“干妈式”管理也离不开的。
  在陶华碧的公司,没有人叫她董事长,全都喊她“老干妈”,公司2000多名员工,她能叫出60%的人名,并记住了其中许多人的生日,每个员工结婚她都要亲自当证婚人。
  除此之外,陶华碧还一直坚持她的一些“土原则”:隔三岔五地跑到员工家串门每个员工的生日到了,都能收到她送的礼物和一碗长寿面加两个荷包蛋有员工出差,她像送儿女远行一样亲手为他们煮上几个鸡蛋,一直送到他们出厂坐上车后才转身回去贵州过年过节时,有吃狗肉的习俗,陶华碧特地建了个养狗场,长年累月养着80多条狗,每到冬至和春节就杀狗供全公司会餐。
  除了“干妈式”管理之外,陶华碧在公司结构设置上也有自己的特色。“老干妈”没有董事会、副董事长、副总经理,只有5个部门,陶华碧下面就是谢邦银和王武,一个管业务,一个管行政。谢邦银笑称自己就是个“业务经理”,因为总要扑到一线拼命。
  2003年,一些政府领导曾建议陶华碧公司借壳上市,融资扩大公司规模,却被陶华碧一口否决,陶华碧的回答是:“什么上市、融资这些鬼名堂,我对这些是懵的,我只晓得炒辣椒,我只干我会的。”有官员感叹,和“老干妈”谈融资搞多元化,比和外商谈投资还要难。
  “老干妈”与包装印刷业
  公司成立之初,陶华碧发现找不到装辣椒酱的合适玻璃瓶,她找到贵阳市第二玻璃厂,可是人家嫌她的订货量少,不予生产。在软磨硬泡了几个小时后,双方达成了如下协议:玻璃厂允许她每次用提篮到厂里捡几十个瓶子拎回去用,其余免谈。陶华碧满意而归。
  当时谁也没有料到,就是当初这份“协议”,日后成为贵阳第二玻璃厂能在国企倒闭狂潮中屹立不倒,甚至能发展壮大的唯一原因。“老干妈”的生产规模爆炸式膨胀后,合作企业中不乏重庆、郑州等地的大型企业,贵阳二玻与这些企业相比,并无成本和质量优势,但陶华碧从来没有削减过贵阳二玻的供货份额。现在“老干妈”60%产品的玻璃瓶都由贵阳第二玻璃厂生产,二玻的4条生产线,有3条都是为“老干妈”24小时开动。
  按照目前老干妈每天上230万瓶的销量,每天大约需要10万只纸箱,差不多是一家中企瓦楞包装企业的规模。
  如今,进入古稀之年的陶华碧即将隐退,但她大字不识几个,42岁开始创业,凭借一瓶辣酱成功进入2011年胡润女富豪榜单50强,财富值31亿元的人生注定是一段传奇。陶华碧全国人大代表,全国“三八”红旗手称号的荣誉,也映射出她人生的辉煌。
上一篇:2017年印刷行业大猜想
下一篇:限韩令将波及印刷业?